Monday, March 9, 2015

俄罗斯经济有多糟:与华尔街匹敌金融中心冷清一片

俄罗斯经济有多糟:与华尔街匹敌金融中心冷清一片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23381 次)

没有一个地方比莫斯科市金融区更能真真切切感受到俄罗斯经济萧条的现状。位于莫斯科河畔的金融中心原本是要与华尔街匹敌的,如今却冷清一片,根本无法与俄 政府的国际身份相匹配。有人曾感慨称,军事力量强大的俄罗斯,如果能在金融领域与纽约并驾齐驱,那一定是再完美不过的事。然而,这一切的梦想最终还是被西 方制裁和俄国内的政治形势破碎了,莫斯科的金融环境正变得越来越差。

金融城闲置

放眼望去,金融中心“莫斯科城”(Moscow City)的地表上到处是光彩熠熠的高大建筑物,玻璃反射的光芒甚至亮得有些吓人。走近一看,这里的大部分建筑物都被空置着,原本被吸引来的跨国公司、银行和律所被迫放弃运营。很难想象这些工程浪费了多少资金,而随着西方制裁的加剧,这里的空置率将长期居高不下。

莫斯科拥有欧洲最高的建筑,水银城市大厦在建造之初就宣布会超过伦敦碎片大厦成为欧洲之最,且按照俄政府的规划,作为新兴金融中心的莫斯科城,至少要有8座摩天大楼崛地而起,这些工程原计划要在2016年完工。可如今,已经建成的大厦约一半都处于空置状态。

房地产基金管理公司黑木资本(Blackwood Capital)统计称,莫斯科金融区45%的建筑物处于空置状态,其中1/3是近几个月才闲置的。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时期,因为许多办公大楼还在建造当中,建成后预计空置率只升不降。

花费人力财力建造的金融城难以发挥效用,这让俄罗斯政府也很无奈。据悉,为了建设新金融区,俄政府斥资120亿美元打造8座高楼,预计在今年内,包括金色 “水银大厦”在内的6座商业大厦将完工并投入使用,明年剩余的两座也会完工,但经济困境让表面光鲜亮丽的莫斯科金融城显得极为尴尬。

经济危机对金融中心的冲击可谓最大。快速贬值的卢布和下滑严重的油价几乎把俄罗斯银行业击垮了,俄罗斯最大的国有金融机构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 (Sberbank)和俄罗斯外贸银行(VTB)都在莫斯科城拥有自己的大厦或办公楼层。在西方连番金融制裁下,这两家银行目前在国际市场上发行债券的能 力有限,制约了其在莫斯科金融中心的发展规模。

闲置的不光是高楼大厦,莫斯科的金融中心国际化步伐也戛然而止。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俄罗斯就在计划建设莫斯科国际金融中心,但是第一座建筑直到 2001年才建成,如今造次遭遇停滞,使得金融中心建设一波三折。美国媒体报道称,莫斯科金融中心很难国际化,因为58%的新入驻企业不是金融机构,大多 是当地的中小企业,其中从事餐饮和旅馆服务者居多。而无论是已建成的还是正在建设的高楼都不是为私营企业、银行家、律师和投资客准备的,因为在俄罗斯,前 十大公司81%的股份股东都是政府主导,自由化程度并不高。

金融环境持续恶化

今年2月27日,素有俄罗斯的“约翰·肯尼迪”之称的俄反对派最高领导人之一鲍里斯·涅姆佐夫在莫斯科市中心被枪杀,其盟友称他的遇害是一起政治谋杀,而 克里姆林宫则将此视为挑衅和以栽赃俄罗斯政府为目的的骗局。这场谋杀不仅把普京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也把俄罗斯金融逼上了绝境。

《国际金融报》记者最近与一些商人和投资者交谈时发现,谋杀反对党领袖事件将进一步恶化俄罗斯原本就脆弱的投资环境。原本西方制裁和经济衰退已经让俄罗斯的投资大环境节节败退,再加上政治谋杀,这些因素都在进一步加剧市场的不确定性。

西方制裁已经导致卢布贬值一半,受刺杀事件影响,卢布还在进一步下跌,毫无疑问,2015年卢布会继续贬值之路。有媒体评论称,以普京的强硬态度和奥巴马的坚定信念,2015年注定还会是动荡的一年,没有硝烟的战争最后结果很可能是两败俱伤。

“我们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不确定性,而这次刺杀事件创造了更多不确定性,而这些不确定性就是投资的最大杀手。”莫斯科交易所风险管理委员会前主席、甲骨 文资本集团财务顾问董事马丁·格雷厄姆表示。涅姆佐夫被谋杀后,许多人都担心类似的暗杀今后在俄罗斯将变得很普遍,这直接增加了社会动荡的可能性。

极高的支持率以及对经济增长的承诺,使得普京总统一度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但是现在克里姆林宫与克里米亚的关系恶化,使得商业界对普京的未来执政也画上了 问号。有评论称,哪怕涅姆佐夫所代表的政治理念和政治力量已经对俄罗斯政治的长期走向没有实质影响,他的死仍然是当下俄罗斯“仇恨社会”最残酷的写照。

被谋杀的涅姆佐夫曾在普京前任叶利钦的政府中担任副总理,后来长期担任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他与普京的关系一直不和,其死亡原因成谜也直接影响着普京的声 誉。枪击案发生时,涅姆佐夫正走在克里姆林宫正南面莫斯科河中的一座桥上,一辆轿车经过现场,车上有人用手枪向他开了七八枪,致其死亡。俄罗斯媒体报道 称, 凶手或为乌克兰情报机关雇佣的车臣武装分子,以此破坏俄罗斯政治局势稳定。也有猜测称凶手可能包括伊斯兰极端力量、俄罗斯内部支持乌克兰战争的极端派别、 西方国家、宗教势力等。

在遇害前夕,涅姆佐夫还在筹备一场反对俄罗斯对乌开战的大规模游行,他生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曾透露自己担心会被普京干掉。乍看上去,普京摆脱不了嫌疑, 事实上,涅姆佐夫被刺杀,不管对哪一派而言,暗杀事件对所有人都可能带来巨大威胁,是严重的社会分歧和混乱以及不择手段政治行为的进一步蔓延。

但这次谋杀成功地把舆论焦点从乌克兰危机转移到俄罗斯国内事务上来。一年前普京强硬处理克里米亚问题时,他的支持率一举超过80%,且此后一直停留在历史 高位。但随着俄罗斯经济步入衰退,俄罗斯人收入的一半均用于食品购买,高通胀使得人们对普京的能力产生质疑,可以说,西方制裁的初步目的已达到。

涅姆佐夫被谋杀之所以在俄社会引发争议,主要是他在上世纪90年代俄整体经济非常困难的背景下担任诺夫哥罗德州长期间,成功避免地方企业的大规模破产,保 证工人能够正常拿到工资,并有效推动中小企业发展,还冒着重大政治风险允许农地在公开市场上自由交易的功绩息息相关。在当时的背景下,他是家喻户晓的政治 新星,1997年他被叶利钦任命为俄政府副总理,负责住房、社会福利、电力能源和反垄断领域。因为这些功绩,涅姆佐夫一度被视为是叶利钦退位后的接班人, 但1998年金融危机彻底击溃了这种可能。

分析人士称,这次暗杀最令人担忧的不是涅姆佐夫遇害的细节本身,而是这个事件在今后将如何进一步发展。如果不把凶案查得水落石出,原本就在风口浪尖的普京 处境会更糟。而内政隐患不除,俄罗斯政府在处理乌克兰问题上就难以施展拳脚。因此,调查涅姆佐夫案无疑是摆在普京面前的头等大事。《莫斯科时报》评论称, 这次谋杀进一步恶化了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可能会引发新一轮制裁,美国美林银行分析师也警告投资者称,如果调查结果不透明,新一轮强制制裁将来临。

媒体新闻评论称,暗杀涅姆佐夫事件的示范效应和重要性可以与2000年普京上台、2003年的尤科斯事件相比,注定将成为俄罗斯国内政治的一个分水岭。这 既不是因为涅姆佐夫本人是多么重要的一个人物,或者他代表了怎样高尚或者有效的政治理念,而是在这个节点这个事件将注定被俄罗斯政治社会里的各个团队、各 种力量积极使用,由此激发新一轮的政治动荡和重组。

涅姆佐夫遇害最合理视角是将其视为目前俄罗斯社会内部仇恨气氛不断积累的一个逻辑延伸。一位此前在莫斯科工作的银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次暗杀事件让很 多商业人士很紧张,因为莫斯科的安全出现漏洞,不光是政治家,成功商业人士也成了袭击对象,投资者一向对恐惧情绪很敏感,这次暗杀事件让很多人处于惊弓之 鸟的状态,他们会快速逃离这一地区。

资本外流严重

金融环境恶化,导致俄罗斯资金短缺问题进一步加重。俄罗斯财政部长安顿·谢鲁阿诺夫(Anton Siluanov)3月3日表示,以美元计算的该国外汇储备规模在2月下降接近10%,遭重创的主要原因是政府从一个应急主权财富基金中支取了部分用于填补预算缺口。

一年来,俄罗斯的政府收入因为原油价格的下跌而明显减少。俄罗斯政府所设立的这个国家福祉基金用于在原油和天然气价格下跌时候支持俄罗斯公共开支,基金持 有美元,欧元以及英镑。根据财政部的数据,基金规模在2月时候由850.9亿美元减少到770.5亿美元。财政部声明也指出,如果以卢布计算的话,这个基 金的规模在2月份缩水近20%。俄罗斯政府在过去一个月中从这个基金支取5000亿卢布(80亿美元)用于支持预算,政府还计划在大部分公共开支领域进行 约10%的缩减。

经济危机加金融动荡,都加剧了资本外套逃的速度。安顿·谢鲁阿诺夫近日表示,2015年从俄罗斯外逃的资本规模可能达到900亿美元到1000亿美元,其 中第一季度中的外流资金规模是300亿美元左右。而根据俄罗斯央行的数据,2014年全年有1515亿美元资金流出俄罗斯,相当于之前一年的2.5倍,主 要是因为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限制了该国通过外国市场融资的能力,以及造成了投资者信心的恶化。

面对复杂形势,俄罗斯经济发展部宣布,将从3月1日起将石油出口税从每吨112.9美元下调至每吨105.8美元,降幅约为6.2%。这是俄罗斯连续第三 个月下调石油出口税。舆论分析称,此次俄下调石油出口税有利于降低俄财政收入对石油出口的依赖和国际油价对其财政的影响。根据新的关税计算公式,液化气和 产自东西伯利亚、里海等地的原油出口税将保持为零,重油出口税从14.2美元/吨降至13.3美元/吨,轻油出口税从54.1美元/吨降至50.7美元 /吨,商品汽油出口税从88美元/吨降至82.5美元/吨。

俄罗斯最大民营石油公司Lukoil高层近日也表示,因低油价和西方制裁导致企业减少在西伯利亚的钻井作业,未来两年内,俄罗斯石油产量将每日减少80万桶。Lukoil副总裁佛顿还表示,由于近期税制调整,他预计未来几年内该国加工油品也将出现类似程度的降幅。

还能撑一年?

很多人都说俄罗斯经济如履薄冰,预计今年GDP会缩水5%以上,通胀率高达15%,卢布贬值幅度依旧很大,消费和商业信心也会持续下滑,企业退出欧美金融市场的数量会进一步增加,而国际油价今年的涨幅也很有限。在如此背景下,俄罗斯经济能避免崩溃危机吗?

为了应对危机,俄不惜用外汇储备补充预算缺口,拯救陷入困境的企业和银行。MNI指标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乌葛劳认为,俄罗斯经济最长只能撑12个月,如 果西方制裁不宽松,俄外汇储备在6个月后会枯竭,届时经济危机将全面爆发。也有经济学家认为,凭借当前的外汇储备量,即使油价维持在当前低位水平不变,且 与乌克兰冲突不断,俄经济至少还能支撑两年。

彭博社3月3日公布的“2015年痛苦指数”(misery index for 2015)显示,俄罗斯是全球第七惨经济体。该痛苦指数的衡量标准主要是通胀指数和失业率。俄罗斯的痛苦指数为20%,主要是该国的通胀率在西方制裁下翻 倍至15%,而油价下滑50%影响了俄出口贸易额等,诸多原因影响下,这是俄罗斯首次进入前十大最悲惨国家行列,而乌克兰的悲惨程度比俄罗斯更高。

克里姆林宫其实已经感觉到了经济寒流的到来。2月底,普京决定为克里姆林宫政要减薪10%,这一决定已经告知俄罗斯安全委员会成员。虽然政府没有说明减薪 的具体原因,但从俄罗斯目前经济现状可以猜想,俄政府这是准备“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据悉,此次减薪或将涉及总理、议会上下两院主席、外长、防长、内务 部长等多名政府高官。

俄罗斯央行近日公布的调查数据表明,越来越多的俄罗斯老百姓对“国内经济发展不足、受世界经济制约”的状态表示不满,认为“国家工业发展落后”、“自主产品微弱”、“市场缺乏控制”的局面应当得到修正。

通货膨胀是俄罗斯老百姓目前最为担忧的问题,政府也认为卢布汇率若持续下跌,物价必然大幅提升。为应对严峻的经济形势,俄政府在今年1月底就已发布了旨在 保障经济稳步发展和社会稳定的2015至2016年度支持俄罗斯经济的“反危机计划”,并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强经济结构调整,保障“关键领域支柱性机构” 的正常运作,减少通货膨胀及减轻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上涨给低收入家庭带来的影响,保持经济增长速度及宏观经济稳定。其中,这份“反危机计划”的一项重要内 容是将2015年俄联邦预算支出的多数项目缩减10%。

值得一提的是,俄议会和政府机构在落实“反危机计划”方面正在加大力度。在俄政府宣布缩减10%的政府行政开支前一天,俄议会下院已经表示准备把议员收入缩减10%。

不过,据路透社的估算,俄罗斯的储备基金规模目前约为850亿美元,动用500多亿美元的额度意味着俄政府将在一年时间内花掉超过一半的储备基金。包括穆迪在内的国际评级机构对俄罗斯政府能否渡过难关表示怀疑,甚至认为2015年俄罗斯经济将面临全面衰退。

引伊斯兰金融救命

《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在西方的金融和经济封锁政策下,融资困难的俄罗斯银行业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了吸引阿拉伯资本上,希望能通过此种方式解决本地企业资金匮乏的问题。

分析师对本报记者表示,俄罗斯的伊斯兰银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该国共有2000万穆斯林人口,潜在资金来源还很有限,除非他们能吸引到现金丰富的海外伊斯 兰基金,否则这笔资金也是杯水车薪。俄罗斯联邦中的穆斯林人口大多在鞑靼斯坦共和国,主要位于伏尔加地区,那里早在2011年就开始吸引伊斯兰外国资本。

伊斯兰教禁止利息,而伊斯兰债券并非像传统债券那样建立在债权基础上。事实上,购买伊斯兰债券即可获得某一实物资产如土地或建筑物的部分所有权,从而确保投资者获得该资产所产生的一部分利润。

在过去几年里,伊斯兰金融已经成为一些政府和企业的主流资金来源,即使是非穆斯林国家如英国和南非,它们都在去年发行了一定数量的伊斯兰债券。然而,欧盟 和美国正在寻求削减俄罗斯企业的海外资金来源,中东和东南亚等主要市场的许多银行目前对西方制裁俄罗斯的问题比较谨慎,所以,俄罗斯的这一募资途径很可能 受到制约。

有趣的是,俄罗斯众多银行现在都在想方设法培养自己的国内伊斯兰金融人才,国家开发银行是美欧锁定的制裁对象,为了突围资金困境,该行向一些中东公司寻求 帮助,发展自己的伊斯兰金融专业人才,他们希望通过多元化金融工具来走出困境。VTB银行是俄罗斯第二大银行,也是被制裁的对象,该行目前正在为一些客户 探索伊斯兰债券交易。尽管转账交易被封锁,但是亚洲市场对该债券日益增长的兴趣激发了俄罗斯银行业的信心。

就在去年底,俄罗斯大部分银行都参加了海湾地区举办的贸易论坛,其中发展伊斯兰金融特色的讨论最激烈。俄罗斯国家评级机构还与巴林的伊斯兰国际评级机构签署了协议,共同为伊斯兰金融产品评级做担保。

目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俄罗斯对伊斯兰金融缺乏监管框架,不管是债券发行者还是购买者都非常依赖清晰的规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减少风险和成本。去年10月 份,俄罗斯银行联盟要求央行帮助发展伊斯兰金融,希望出台一种特别的联邦法律来进行监管,但迄今为止,还没有起草任何新规。俄央行表示,会借鉴前苏联加盟 共和国阿塞拜疆、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伊斯兰银行治理经验来起草新规。

当前的状况是,即使没有监管框架,俄罗斯银行业也出现了一些小规模的伊斯兰金融交易,资产规模排名第18位的AK BARS 银行自2011年开始已经完成了1.6亿美元伊斯兰金融贷款交易,该行表示会继续扩大交易。对俄罗斯当地很多缺钱的公司而言,伊斯兰债券在基准利率方面可 能存在优势。阿塞拜疆最大的银行已经计划建立独立的伊斯兰金融部门,希望寻找到跨区域商业合作,其中也包括获得俄政府的项目补助。外媒还报道称,俄罗斯最 近与埃及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两国防长已经决定扩大军方合作。

1 comment:

Blogger said...

eToro is the #1 forex trading platform for beginning and professional tra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