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5, 2016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长:2016年要准备过苦日子(图)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长:2016年要准备过苦日子(图)

文章来源: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被阅读 27193 次)

在近期举办的“学习型中国论坛”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表示,2016年大家要准备过一个苦日子,可能会是这一轮经济调整最困难的一年。他告诫企业家,这一年将会有很多企业被并购掉,被重组掉,还有一些企业可能不得已宣布破产。以下为演讲速记摘编,由演讲者根据录音记录修订。

现在经济下行可能是三种原因叠加起来造成的

我想现在经济下行,恐怕是三种原因叠加起来造成的:

第一,经济危机之后,世界整个经济在收缩。

世界贸易实际是在收缩的。中国也在跟着收缩,因为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如果世界的贸易在收缩,中国的贸易也在收缩。这样造成了中国经济一个巨大的(转变)。我们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间,外贸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1/3,现在这1/3基本上没有了,开始变成负的了。这是我们经济减速的一个重要的外部因素。

第二,从内部来说,国家经济发展到今天,也面临一个结构转型。

我们的工业化进行了二三十年,到2010年、2012年的时候,基本上达到了顶峰。经济学上的一条规律,当你工业化发展到顶峰之后,财力物力就会向着比较低的生产力部门转移。我们工业部门是生产力最高的部门,但是我们现在看到大量的人力物力在转向服务业,服务业的劳动价值没有工业高,这样也会使得我们经济增长减速。

第三,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经济周期本身的规律。

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避免这个经济周期,只不过你的经济波动是可以大一点、小一点,中国的经济波动应该来说还是蛮剧烈的。

从1992年邓小平南巡开始,我们基本上经历了四次大的周期,两次上升、两次下降。

第一次上升是1992-1997年,我们的经济上升非常非常快。

1997-2003年我们的经济处于下行,而且是一个空缩的状态。如果大家有记忆的话,那一段时间也是我们国家经济非常非常困难的时期。

2004-2012年这段时间,是我们经济飞速发展的时间,是有史以来我们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几年,得益于外部条件改善,得益于我们工业化往上冲。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们有一句话就是“即使是猪站在风口上也会飞起来”,因为那时候风大,所以大家都飞得非常高。

但是从2012年之后,我们整个经济开始下行,导火索当然是欧洲的危机,传染到全世界。现在看来,唯一还有一点亮点的地方就是美国经济,这也是为什么美元在升,所有国家的货币相比美元都在贬,中国也不例外,会跟着贬。但是我们这个贬值,会不会贬过7呢?我觉得不太可能,如果真有这样贬值的危机,央行肯定是要干预,尤其是一个心理的关口。

过去的周期基本上是大口径,算起来是每七年一个周期,这样算从2012年开始,我们下次的这个周期才刚刚开始。所以2016年大家要准备过一个苦日子,可能会是这一轮经济调整最困难的一年。

2016这一年会发生什么事呢?

我想第一,会有很多企业会被并购掉,会被重组掉,还有一些企业可能不得已宣布破产。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传递出来的消息,明年也是一个重要的调整之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

前面三个任务实际上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利好的消息,首先“去产能”,我们这些过剩产能的行业,比如说钢铁、水泥、煤炭都要去产能,与此相关的一些行业也要跟着收缩产能,国家已经确定了这样一个目标。去产能的力度到底有多大?从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传递的精神来看,可能这个力度会非常大,大家要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第二是去库存,我们一线的房子在暴涨,特别是深圳房价暴涨,这事说明现在投资机会少了。大家有钱,中国人还是有钱,你要投资要到少数地方。深圳是被投资者看到是“价值洼地”,冲上去了。但在广大二三四线城市库存量是非常非常大的,要消化起来是极端的困难。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来要加快农民进城,希望农民把多余库存消化掉。

我个人更建议政府发债,政府把这些过剩房子收起来。现在这是绝佳的机会,开发商已经意识到明年日子非常难过,政府把房子拿去,打六折你开发商卖不卖,很多开发商愿意尽快的套现。有这些房源之后怎么办?可以分给这些进城的农民,李克强总理说要解决三个一亿人的住房问题,已经进城的一亿人,还有棚户区改造的一亿人,还有新进城一亿人的住房问题,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第三个方面去杠杆,去杠杆不是说要把我们的M2降下来,M2降下来是不太可能,除非你央行大规模的收缩。去杠杆的意思就是要把我们在经济里面说白了就是三角债清理,任务非常艰巨,也会对我们企业产生很大的影响,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利好消息就是后面两句话,降成本,会有一些结构性的减税。这次特别提出来要在我们的传统领域要进行减税,甚至要减增值税,这是一个利好消息。尽管具体的政策没有出来,但是方向已经确定。

最后一个补短板,就是要把我们的一些供给侧的短板给补上。有些传统的供给还不够,我们要补齐短板。

另外一个利好消息就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来要适度扩大财政赤字,这个是从来没有提出过来的。因为我们国家一直把财政赤字不超过GDP的2%作为一个关口。明年有可能会突破,突破是个利好消息,意味着政府会以更大的力度来促进投资,特别是地方政府的投资,对经济会是一个很大的利好消息。

再一个利好消息就是股市,上海的战略新兴板明年一定会开,新三板的转板规则可能会出来,对大家都是个利好消息。我希望注册制改革能够尽快的推出,否则又会像今年一样,本来是很好的一头慢牛最后变成一头疯牛,只有让市场变得更加深厚之后,才能让股市变成一头慢牛。

这种情况下,2016年我们企业应该做什么?

在寒冬里面,做企业的第一要务是什么呢?保持你的现金流,你不要让你的现金流断掉,投资一定要谨慎,哪怕是明年的股市再出现很大的上升苗头,我也希望大家一定要保证自己的现金流。特别是中小企业,千万不要以为股市的钱好赚,我也赚一把。有现金有血才不会倒下。

第二步就是练内功,经济总是会回稳的。经济周期明年是最关键的一年,也是最底部的,经济可能会逐步回升,到了2017年是我们要开“十九大”。通常我们的政治周期,当你要开党代会的时候,经济都会往上走。

预期到2017年,我们的经济要开始回暖。在回暖的时候如果大家没有准备好,就不可能赶上下一波风口。就是练好内功,让我们的企业在下一阵风到来的时候,也站在风口上,那我们的事业就可以持续下去。(作者: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 

三大黑天鹅现踪,金融市场暴风将至(图)

三大黑天鹅现踪,金融市场暴风将至(图)

文章来源:  于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被阅读 32265 次)

新年开市头一天,诸多专家所“预言”的黑天鹅已一一现踪,宛如未来1年金融市场暴风将至前的预演,沙伊断交导致地缘政治风险骤升,刺激国际油价无预警飙高,中国股汇双杀引发投资人不安、拖累全球股市下挫,加上美国升息动向不确定性带来的潜在压力,地平线彼端已闻惊雷乍响。

伴随地缘政治风险加剧,今年金融市场注定不平静。油价所反映的不只是市场结构问题,也与地缘政治情势息息相关,自1973年以叙战争引发首次石油危机以来,历史上每次油价剧烈震荡均难脱地缘政治因素。无论是油价低迷持续带动原物料行情下挫,或如沙伊断交等意料外事件驱使油价大涨,都令投资人深感担忧。

在激进组织伊斯兰国(IS)恐怖攻击威胁阴影下,从中东地区、乌俄边境乃至东欧及南中国海等区域局势不安,都可能刺激油价走势脱轨。若能源安全意识提高各国战备储油需求、产油地区情势动荡扰乱生产,促使油价暴冲,恐打击欧洲等高度仰赖能源进口的国家,并推升企业与个人消费成本。

从另一方面而言,以沙乌地阿拉伯为首的OPEC(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已放弃限制产量,沙、伊撕破脸恐将OPEC内部纷争搬上台面,使全球原油价格战愈演愈烈,增添油价暴起暴落可能性。

而中国经济景况似乎无助原物料行情回稳。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景气已连5个月走疲,创2009年至今连续走软最久纪录。IHS Global Insight亚太首席经济学家毕斯瓦斯(Rajiv Biswas)指出,在制造业景气衰疲的同时,服务业扩张动能却增强,反映经济呈双速发展,钢铁、造船等关键出口领域产能过剩,恐使今年制造业景气持续萎缩。

这凸显了中国经济转型过程恐难平稳。即使中国人民银行(人行)预料仍将宽松政策以提振经济,投资人为规避风险仍纷纷撤离中国。若全球经济展望走软、美国联准会(Fed)升息带动美元走强,使资金加速流向美元等避险资产,势必削弱人行对人民币汇价的掌控力,将加深人行稳定汇率及开放资本市场的挑战。

今年具美国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决策投票权的克里夫兰Fed总裁梅斯特(Loretta Mester)周日已公开表示,她倾向更为积极的升息路径,称在上月启动升息后,已无需再凭藉更多通膨升温证据才可继续收紧政策,且Fed可在任何一次例会决定升息,包括本月稍晚例会。

梅斯特的鹰派论调可能只是FOMC新一年立场转变的先声。部份经济学家原本就担心,若油价下跌等压抑通膨的因素消失,令通膨开始加速增温,恐迫使Fed加快升息步伐。在Fed内部升息步伐预期已快于市场的情况下,市场对政策环境仍将保持宽松太感安心,恐导致届时投资人因措手不及而倍感慌乱。

从另一角度来看,倘若中国经济减速进一步拖累新兴市场整体景况,冲击全球经济并加深市场波动,可能反过来迫使Fed延缓升息脚步。但Fed升息步伐若比市场预期更缓慢,恐掀起外界对美国经济前景的疑虑,最终市场依旧难免动荡。

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15

热帖:巴菲特不肯投阿里巴巴的五个理由

一年前,马云在美国将阿里巴巴上市,如今时隔一年左右的时间,阿里巴巴的处境并非当初设想的那般美好。这一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阿里巴巴的股价在上市后过山车般大涨大跌为哪般?股神巴菲特为何就是不肯投资阿里巴巴?本文作者一年前曾写过一篇文章阐述了巴菲特不肯买阿里巴巴股票的若干原因,如今一周年之际,他又出现了,为的是说明一年之后的现今巴菲特还是不肯投阿里巴巴的原因。虽然言辞间有唱衰马云的嫌疑,但作者对阿里巴巴发展策略方面所提的建议还是很值得我们反省的。
  一年前电商大亨阿里巴巴刚上市,我(原文作者)风驰电掣写了一篇文章说明了沃伦·巴菲特不会买阿里巴巴股票的若干理由。文章发布之后,阿里巴巴市值缩水了 30%。
  话说回来,巴菲特会觉得现在是买阿里巴巴股票的适当时机吗?答案是五个字——「根本不可能」。
  在深入讨论这个问题之前,容我先再介绍一遍格罗兹先生。格罗兹是查理·芒格笔下故事的一个主人公,而且这个主人公是以沃伦·巴菲特为原型的,整天思考的问题就是该往哪儿砸钱。
  芒格曾在 1996 年的一次演讲中说过,格罗兹先生这个投资人嘛,野心很大,想在接下来 150 年的时间里把 200 万美元给变成 2 万亿美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 10%。芒格在演讲中提到他认为可口可乐是这样一家符合他期待的公司。
  芒格建议格罗兹先生先花 15 分钟听听 CEO 们的融资演讲再做决定,而且他的投资决定应该是基于该公司百折不挠的全球化策略作出的,这种全球化策略需要有强有力的品牌实力,而且要善用「强大的基础购买力」达到「全球响应」的效果,让每个消费者都陷入嗑药般的狂热抢购中。
  一年前,我说阿里巴巴缺少五个特质,要是有了这个五个特质,它将可能用 150 年的时间从 1680 亿美元的估值增长到 271.8 千万亿美元——一千万亿是一万亿后面加 3 个零。因此,我之前断言格罗兹先生不会买阿里巴巴的股票。
  一年前阿里巴巴的股票以每股 68 美元的价格上市,而且其股价在上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比其发行价上升了 38%,在 9 月 13 日达到了 120 美元每股的巅峰。但在 9 月 18 日,阿里巴巴的收盘价格仅为 64.42 美元每股,比上市价格低 30%,与其空前最高点相比跌了 46%。
  股票价格为什么会跌?有四个原因:
  阿里巴巴频遭诉讼称其销售伪劣商品
  就比如今年五月,古驰和伊夫·圣·洛朗的母公司起诉了阿里巴巴,要求财务赔偿并且要求禁止阿里巴巴「在阿里巴巴网站上销售侵犯商标权的伪劣商品」。
  中国经济的走势低迷
  今年八月,阿里巴巴的报表显明六月下旬该公司的增长率由近几年的 50% 下滑到 34%——消费者的消费量也在下降——考虑到中国经济不乐观的前景,这一状况不太可能会好转。
  行业竞争日益激烈
  电子商务领域的另一个巨头——京东正在「抢占阿里巴巴的两个主要网站的客户,一是淘宝,一个面向国内消费者的可以让小商贩们售卖商品的平台,另一个是天猫,一个让国际品牌和大型零售商接口国内消费者的平台」。
  阿里巴巴的财务账单遭质疑
  据消息称「阿里巴巴的财务报表已经曝光,该数据与实际收益数据不符,而且已经达到了逃逸速度,和中国政府官方公布的零售销售额、消费者开销和线上商务数据皆有出入。」
  巴菲特会觉得现在买入阿里巴巴是个很划算的决定吗?事实并不然,我来从五个方面解释为什么巴菲特的投资会避开阿里巴巴的股票:
  1. 没有形成全球化的吸引力
  一年前,一些人夸夸其谈阿里巴巴会如何利用这些上市募集的资金进军美国市场。但阿里巴巴并没有抢占到美国的市场份额,不济的是,阿里巴巴还受到亚马逊的挤压。不出意料,阿里巴巴在六月份宣布撤出美国市场——将其投资的 11 Main(一家 2014 年创立的美国在线商场)卖给了 OpenSky(一家在纽约经营的在线商城)。
  2. 没有形成强有力的垄断
  从阿里巴巴的强劲对手京东就可以看出阿里巴巴在行业竞争中并不具备可持续的绝对优势。威廉·布莱尔预测京东将在第四季度抢占 5% 市场份额,而阿里巴巴的天猫将会丧失两个百分点。
  3. 未能挖掘主要消费者的购买力
  如果阿里巴巴利用好了基础群众的购买力,那消费者会持续购买更多商品的机会是大大的。而且在上市前,消费群众数量一直保持着上升态势。但在去年一年里,消费者数量下降。拿阿里巴巴的年度报表数据举例,其毛经营额在 2014 年九月为 1811 元,而至 2015 年三月已经跌到 1174 元。从该跌幅中我们可以看出阿里巴巴在挖掘消费者购买力这一点并没有使上劲。
  4. 科技进步日新月异削弱行业壁垒
  在用户购买行为都转向手机终端的大环境下,阿里巴巴并没有很快地适应角色转换。再看看阿里巴巴的年度报表,其手机客户端收益从去年年末的 64 亿元到今年三月已经减少到 52 亿元——这一下跌远比季节性下跌要严重得多。
  5. 营业利润正在慢慢缩水
  阿里巴巴的营业利润率已经逐渐减少,根据其最近公布的年度报表可知,上个财年,也就是 2014 年 3 月到 2015 年 3 月,营业利润率已经从 55.2% 发生了戏剧性的跌幅,跌到了 36.7%。
  所有的这些担忧都掺杂着对阿里巴巴财务方面的质疑。正值中国政府力压在股市背后操纵股票涨跌的个体大户们的时机,听到中国政府方面在今年八月调查 CEO 马云旗下分支公司的信息的消息,我丝毫不感到惊讶。
  所以,大家就跟着格罗兹先生,避开这支股票吧。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5/09/30/387054.html#ixzz3nFpmqJaO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15

How Does the Economy Look Now Compared to When the Fed Hiked Rates in the Past?

If the Federal Reserve raises interest rates on Thursday, it will be doing so in an economy that is radically different from the past. The lack of comparable economic terrain is one of the complications that Chair Janet Yellen faces as her committee contemplates an exit from almost seven years of near-zero interest rates.
Check out the accompanying graphic to see how the landscape has changed, with a focus on key indicators that the Fed uses to gauge the economy's momentum. For example, when the Federal Reserve last started to lift rates back in June 2004, inflation stood at 2.8 percent and 66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was working or looking for a job. Today, those numbers stand at a feeble 0.3 percent and less than 63 percent, respectively.

Hiking Without a Map
The U.S. Federal Reserve is debating when to start a cycle of interest rate hikes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2004. Economic conditions barely resemble the last time the Fed contemplated raising rates, leaving policy makers without comparable experience to guide their way as they try to shepherd the economy to stable growth.

Federal funds target rate

199520002005201020151990012345678%
Recessions
February 1994–February 1995 hiking cycle
June 2004–June 2006 hiking cycle
  • Expansion
    The Fed has given the postrecession economy much more time to grow before signaling a rate hike.
    1234567 years2 years 11 monthsBeginning of 1994 hike2 years 7 monthsBeginning of 2004 hike6 years 3 monthsCurrent
  • Unemployment
    Joblessness is lower than in previous cycles, but economists no longer view it as a comprehensive gauge of slack after many discouraged Americans left the workforce.
    345678%6.65.65.1
  • Participation
    The share of people working or looking for work has fallen, suggesting there may still be weakness in the labor market.
    5560657075%66.662.666.1
  • Earnings
    Earnings growth for production and nonsupervisory employees has been tepid.
    11.522.533.54%2.82.01.9
  • Inflation
    The Fed's gauge of overall inflation lags well below the desired target of 2 percent.
    00.511.522.53%2.12.80.3
  • Core Inflation
    This measure of inflation, which excludes food and fuel, is faring better than the broader measure but remains subdued.
    00.511.522.53%2.272.021.24
  • Exports as Share of GDP
    Exports have become increasingly important as a share of U.S. output, making the U.S. more vulnerable to global downturns.
    8910111213%9.59.612.7
  • IMF Global Growth
    World growth is slower compared to the 2004 cycle, according to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projections and estimates.
    23456%3.345.383.45
  • GDP Growth
    The domestic economy is growing more slowly than it did in 2004.
    22.533.544.55%3.44.22.7


The changed dynamics mean that instead of inflation-fighting as it has in the past, the Fed is getting ahead of price pressures and working to preempt asset bubbles after more than 6 years of easy money. Rather than operating in an economy where a broad-based labor market rebound is beginning to boost wages, low 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and tepid pay gains have left policy makers scratching their heads over whether low unemployment -- just above 5 percent -- is under-representing slack. The U.S. is also more exposed to the global economy, which is growing less rapidly than in 2004.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n and now "matters hugely -- it raises the risk of a policy misstep relative to previous cycles, and I think it explains why the commentary has been so much about gradualism,'' said John Davies, U.S. rates strategist at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in London, referring to the Fed's desire to tighten only slowly.
"It is going to be very much meeting to meeting, quarter to quarter," he said.
Still, by raising rates the Fed will signal that they still think traditional economic relationships hold and inflation will firm as unemployment falls. That means they still view the past as a guide, if a rough one, said Adam Posen, president of 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It may be that instead of driving a highway from Washington to New York, I'm driving secondary to roads from Washington to Baltimore, but I still have a map," Posen said.  "If the Fed doesn't believe that some of these growth dynamics are the same as they used to be, then they shouldn't be considering raising.''